{转码关键词1} > 无码中字制服中字出轨中字 > 少妇无码吹潮
本书标签: 二A类B类的区别  人妻少妇乳峰乱颤娇喘连连  男女接吻视频     

少妇无码吹潮:财大气粗

少妇无码吹潮

财大气粗。。。。
暴动持续中……

尚富海没参与风波,老天爷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,与死神擦肩而过,能活着已经是天大的幸运,还去争什么有的没的。

“我不是清高,我只是心累了,我得回家看一看。”想着电话里他老婆徐菲撕心裂肺的哭嚎,尚富海再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分钟,和经理打了个招呼,径自回家了。

和他一样,也有很多明事理的都各自回去了。

小电驴一路闪电带火花的用了不到20分钟就到了未来城,推门而入的时候,徐菲听到动静跑过来一把就抱住了他,死命的抱在怀里。

“你吓死我了,你真的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。”徐菲捶着他的后背发泄着心里的惊慌失措,脸上梨花带雨。

闺女元宝被放在了沙发床上,看到她妈妈又哭又闹的耍疯,不明就里,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尚富海一个头两个大,好不容易安抚了大的,两口子再把小的给逗的咯咯笑了。

“你看着元宝,我先去洗个澡。”尚富海从厂里带回来一身的灰,说着就换了拖鞋去洗澡了。

洗完澡出来,浑身放松之下,精神紧绷积攒的疲惫涌了上来,眼皮直接就睁不开了,尚富海打着哈欠给徐菲说了句:“老婆,我太困了,先去次卧睡一觉,元宝还得辛苦你了。”

徐菲心疼的要命,这个男人回来后就不曾给她说一句厂里发生的事故,也没和她说那些惊悚的事故现场,可她分明从他眼睛里看到了隐约的害怕,还死撑着……

一觉醒来,周围一片漆黑,尚富海没有了一点的困意,双手交叉压在了头底下,慢慢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。

他确信上辈子绝对没有发生过这场重大安全事故,要不他一早就想办法制止了,那可是活生生的两条命啊,背后又到底牵扯到了几个家庭?

老人?妻儿?

接着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,是不是因为他的突然的插队,改变了正规历史的进程?

要是这样的话,那以后是不是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意外?

莫名的,尚富海对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老天爷多了几丝敬畏。

摸索着从枕头边找到了手机,一看下半夜2点多了,好家伙,睡了10多个小时了,这会儿正是睡饱了后最兴奋的时候。

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干什么,尚富海上辈子就没有玩手机的习惯,什么看小说玩手游,那根本就不存在的,倒是后来出了抖音短视频后,为了给闺女拍小段子,他迷上了刷抖音。

可惜现在别说抖音了,便是连个抖鬼都没有。

“要不我想想办法把抖音给开发出来?”

念头一身而过,他把个手机屏划拉了两遍,最后手指头停在了中信证券手机端上,愣了片刻,尚富海还是顺手给点开了。

可和之前不一样,不知道是不是刚演绎了一出生与死之间的无声较量,他内心里出奇的平静,哪怕是看到西部证券昨天收盘价格已经很接近21块钱,利润再一次大涨,他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波澜。

这个夜晚,尚富海莫名的就悟通了很多道理,脑袋里瞬间塞入了大量的智慧。

脑壳像第二次开了智慧,大量的脑力消耗让他再次产生了困意。

十几年的生物钟在这个早上失灵了,尚富海是被徐菲给叫醒的。

一晚上过去了,徐菲又恢复了往日的蛮不讲理,讲真,讲道理在她那里根本不存在的。

“尚富海你昨天睡得和死猪一样,都没给我们娘俩准备吃的”接着她看着闺女呶呶最:“元宝,你说你爸爸他是不是和猪一样。”

这娘们儿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,嘴里说一套,手上已经推过来一碗不算很热的小米粥,熬得粘稠金黄的小米粥散发着浓浓的香气,勾的尚富海肚子咕咕叫开了。

从昨天到现在,除了吃了个早饭,剩下的滴水未进,早已经饿的浑身乏力了。

在徐菲警告的眼神中匆匆洗了把脸,尚富海就着咸菜就喝了两碗小米粥。

“好吃,香,老婆你熬得小米粥是真香,比我做的好吃一万倍”尚富海不要脸的拍马屁。

徐菲都不系的搭理他:“姓尚的你少来了,你以为说些好听的我就会上当?想让我做饭就直接说,不是和你吹,姑奶奶绝对是有做饭天赋的”

说到这里,她语气突然拐了个弯:“可我就是不想做,你能怎么滴。”

讲真,和女人就没法讲道理,尤其是一个倍懒的娘们儿更没法讲道理,她的思维和你就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今天是个艳阳天,天气预报上说今天8-17度,这再北方的冬天里少有。

公司里出了这档子事,也算是放了个‘小长假’,天又这么好,就不能在家里耗着了,两口子简单沟通,徐菲提议去银泰城逛一逛,美其名曰带小元宝见见世面。

尚富海这怂货哪敢有异议,迅速把闺女的保温杯接满了温开水,又找了个包装了几片纸尿裤抽纸湿巾,基本是齐活了。

再瞅一眼,徐菲还在卧室里拿着几件衣服瞎比划不知道穿哪件,尚富海满脸便秘的表情,啥也不敢说,啥也不敢问。

银泰城是去年落户在博城高新区的超大型综合商场,吃喝玩乐各种消费一应俱全。

几乎是哄着姑奶奶穿了条加绒的深蓝色牛仔裤,再穿了件长款过膝的黑色羽绒服,给闺女包裹的只漏出两颗乌溜溜的小眼珠,尚富海看的憋屈,包成这个鬼样,让闺女见什么世面?

一家三口坐出租车赶到了银泰城。

“啧啧,这银泰城就是气派哈,真大,咱啥时候也有条件在这里开个店就好了。”徐菲大发感慨,大约觉得这辈子是没那个希望了。

尚富海笑而不语,心里头却留了个心眼。

要是搁上辈子,他也就呵呵一笑应付过去。

开玩笑,一年最便宜的几平方地块都三四万的费用,我上哪儿弄去。

可这辈子不一样啊,爷们儿有钱,多着里!

就在刚才来的路上,他抽空用手机瞅了一眼西部小牛犊子,尽管它昨天委靡收盘,但依然不减它良种大牛的范儿,今天直接高开高走,一路窜天猴一般就封死在了涨停板上,哎呦,又是接近三万进账,尚富海就觉得他腰挺了,日收入三万块,就问你有没有!

“老婆,咱先别说那些没用的,今天你敞开了买,喜欢什么我付钱,行不。”尚富海财大气粗的一挥手,率先抱着闺女小元宝就进了门。

果然应了那句话,男人腰杆直不直,硬不硬气还得看钱多不多。

晦气啊,提前写好的一章,辛巴下手不小心一抖给误删了,怎么都找不回来,又重新写了一遍……

上一章: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少妇无码吹潮 最新章节 下一章:世纪佳缘